2014年05月21日

任嘉诚:用解剖刀还原

  生命如此脆弱,活着的人必须好好生活,而作为,则要继续用解剖刀为不能说话的死者找回。

  在从事鉴定工作的39年里,市红十字会急诊抢救中心司法鉴定中心主任、主任师任嘉诚主办的鉴定已超过2万件,处理遗体至少5000具。其中重大、疑难案件6000余件,包括“海淀区蓝极速网吧特大纵火案”“密云彩虹桥特大踩踏事故案”等在国内外具有影响力的重大疑难案件。他很少拽大词,也不高谈生命的意义。在他眼中,只要拿起解剖刀,目标就只有一个——还原。

  任嘉诚是后最早的一批之一。1976年,他从当时的山西医学院公共卫生专业毕业。因为家里全学医,他被安排到乡村卫生院当赤脚医生。毕业那年,正好“”结束,任嘉诚回到,被分配到京西矿务局。他开玩笑说那时天天都在、门头沟一带,跟井下矽肺病患者打交道,三年科班所学只能用在研究口罩上。直到1978年全国科技大会召开之后,市开始筹建刑事科学技术研究所,任嘉诚报了名,就这样一直干到2009年退休。

  曾有人这样记录上世纪90年代前的工作:“那时还没有防护服,工作时就穿一件白大褂,就连们检验时戴的手套都要回收,一副手套洗了戴,戴了洗,直到无法修补才不再用”。任嘉诚也经历了这一切,相关设施也十分缺乏,出现场的时候常常需要自己带上刀剪等工具,到遗体发现地当场办案,工作十分艰苦。

  谈起为何要成立检验鉴定中心,任嘉里感触颇多。三十年前,出现场如同打游击,背上刀、剪,上山下沟,遗体在哪发现就在哪办案,有时把遗体放在老乡家的门板上。最尴尬的一次是1983年美国代表团来考察,中方只能租用一家医院的解剖室。在那之后,任嘉诚随团去美国考察,在一个解剖室墙上看到一句话,“这里是为活人做贡献的地方”,言下之意是说,死者应该躺在一个正规的、有的地方,待活人寻找。一回国,他就打了一份报告,这也促成了全国第一家检验鉴定中心的成立。“人死不能复生,我们再不做点什么,谁来替他们?”任嘉诚说。

  任嘉诚接手的第一起命案是碎尸。资料显示,1981年冬,农民在京密引水渠打水草喂猪,一把捞下去,捞出一个麻袋,里面是部分尸块,没了头,只剩躯干、上肢,胳膊还用白色尼龙绳捆着。

  没有头部,又没DNA技术,如何确定死者是谁?任嘉诚首先根据双手臂展开长度约等同于身高,推测死者大约1.67米,再从体表和骨骼发育状况,推测死者系女性,年龄在35岁左右。同时,他还留意到两个细节,死者右手食指指甲上有一道黑纹,锁骨上窝处同样有一黑痣。综合这些特征,门发出通告,以寻人启事的方式查找死者。

  与之同步的,任嘉诚继续进行遗体解剖检查。当时正值初冬,遗体并未高度腐烂。任嘉诚在遗体胃部发现了成形的米饭、白菜叶、韭黄、肉末,证明死者可能吃完饭很短时间内就。时隔33年,任嘉诚至今记得当时做到最极致的一点是,将米粒取出晾干,拿到粮食研究所求证,经专家确认是南方粳米。也正在这时,门在海淀区一家科研单位有了突破,该院一名助理研究员在一个周末中午从食堂吃完饭后就没再露面,当天小黑板上的菜谱就是熬白菜、肉末炒蒜黄,而食堂所用的大米正是南方粳米,再一查她的丈夫,果真正在找人。最终,从其丈夫为突破口,警方发现该女子生前曾与外单位某位中层干部产生暧昧,该干部有家室,且能接触到案件中装尸块用的外国进口麻袋。由此,一起情杀案水落石出,凶手落网。

  2009年退休后,任嘉诚转战市红十字会急诊抢救中心司法鉴定中心当主任,继续跟遗体打交道。他带领团队攻坚克难,运用其出色的技术,解决了诸多疑难问题,避免了错误的审判,为这些案件成功告破、审结作出了关键性、决定性的贡献。至今没有一件鉴定出现结论性错误。

  如2016年7月的“非法行医致范某某苯甲酸中毒死亡案”。省地区范某某到一美容院求治牛皮癣后死亡,当地出具的鉴定意见为“心源性猝死”。家属不服,进行多次。某门委托任嘉诚所在鉴定机构作重新鉴定。任嘉诚在当地鉴定部门不提供病理切片的情况下,调取死者剩余脏器重新取材切片,并对剩余药物进行毒化检验,认为范某某系大面积外敷“苯甲酸”中毒,导致多脏器功能衰竭而死亡,使非法行医者杨某某被绳之以法,这起苯甲酸中毒死亡案为世界首例报道。

  多年来,任嘉诚立足于岗位、刻苦钻研、勇于创新,在专业技术领域具有极高的造诣。科研获得省、部级科研进步十余项。主持撰写、编译完成专业著作如《实用弹》、《病理学》等多部以及制定了《学尸体解剖》、《学尸表检验》等公共安全行业标准。公开发表学术文章二十余篇。被国内多所院校聘为客座教授、研究生导师,培养了大量优秀的工作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