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4年05月21日

亮相上海书展为新书助阵 李盛的《珍物》是一支自动铅笔

  “我认真地想,等我更老了,我的珍物会是身上的老人斑。那是时间专属给我的,平凡却无价的岁月的勋章!”这句话印在《珍物:中国文艺百人物语》的第四页,是李盛为此书亲笔所写的“序”中的结束语。8月16日,埋首做琴鲜少露脸的李盛,出现在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,为《珍物》在书展的亮相签售助威。

  《珍物》邀请了当代中国文艺界20个领域100位代表人物,回望生命中最重要的记忆与物件,讲述此物与“我之为我”的独特故事,100位代表人物包括谭盾、林怀民、徐冰、阮义忠、贾樟柯、王澍、李盛、金宇澄、钱理群等等。

  “小女儿的口水巾、写词用的卡式录音机、几十首歌词手稿、打工的钱买的第一张黑胶唱片、高中联考二度名落孙山的成绩单,老情人在我遭逢困境时送的书,还有织布拼就的心形布画,有段时间我每天给它喷香水。”李盛细数着他的珍物:“当然,还有那八颗糖炒栗子,特意买给老娘,老娘却咬不动。”

  最终决胜者是陪伴李盛几十年,曾写下过《夜太黑》等经典的自动铅笔:“我特别迷恋0.5HB的铅笔芯辗转于纸张的感觉。那种粗糙确实的接触,好像要把写的每一个字都种在纸上一般。”

  有记者问李盛:“你会不会也收藏这样一些东西,他们印刻的回忆虽不美好,却迟迟难以放下?”李盛大笑:“你是要问同哪一个?”“人生分很多阶段,现在眼中的寻常物,过20年后可能珍贵无比;现在放不下的珍物,过20年也许不值一提。多年以后审视摩挲旧物对我来说,往往意味着自己与人生某些部分的和解与释然。”(朱渊)